迅速和精確有時是矛盾的,但在德國人和加納人這裡,二者並不抵觸。他們用疾風暴雨般的速度,一起演繹著大開大合後的精確。每一次攻防轉換都在轉瞬間,每一次射門都讓人有心動過速的感覺。
  這是天才球員有機組合後的化學反應,像是紋枰高手對弈時的棋子,排列有序,滴水不漏。
  但阿根廷隊的天才不是這樣的棋子,他們散落球場,看上去更像是普通的物理擺放,看不出波濤洶涌,甚至不如伊朗人的機械化操作更具殺傷力。
  於是,米內羅球場的天空陽光明媚,但阿根廷人的命運變得詭異莫測。他們延續著首戰游魂般的表現,似乎在靜候命運的宣判。一同等待著的還有無數幾近窒息的阿根廷球迷,這其中包括黑超遮面的馬拉多納,還有剛剛掛靴的薩內蒂。
  這不是一支出色的阿根廷隊,後防線的疏鬆,以及鋒群的各自為戰,讓他們時常一籌莫展、無計可施。
  這個時候,是需要憑藉一己之力的。就像1986年單騎闖關斬殺英格蘭隊的馬拉多納,或者是1994年把意大利隊跌跌撞撞帶進世界杯決賽的羅伯特·巴喬。而眼前的阿根廷隊中,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只可能是梅西,一個被寄予太多期望的阿根廷人。
  就在電視解說員不停地提醒著伊朗隊即將逼平偉大的阿根廷隊時,“飄蕩”了90分鐘的梅西突然起了腳。
  那是一記圓月彎刀似的進球,弧線優美,力道恰好,仿佛西門吹雪漫不經心地輓出一個劍花,對手隨即轟然倒地。這與他絕殺波黑隊時的輕巧如出一轍。
  就這樣,梅西在馬拉多納的註視下,正式加冕阿根廷足壇新國王。他沒有老國王的霸氣,也沒有老國王的強勢,但他擁有國王的素質,以及隨時為子民挺身而出的勇敢堅韌。
  所以,6月21日註定是個特別的日子。20年前,馬拉多納在這一天獻出球員生涯的絕唱,然後因為興奮劑事件再也沒能回來。20年後,在他的註視下,梅西終於加冕,而且還是以馬拉多納當年同樣決絕的方式。不同的是,馬拉多納身邊有過卡尼吉亞、蓬皮多和巴蒂斯圖塔,而梅西沒有什麼,阿圭羅、迪馬利亞和伊瓜因都還沒能找到方向。
  我們都知道足球是團隊項目,這使得眾志成城的伊朗人一度感受到砍殺大牌的快感。但足球場終歸是要有國王的,他們可能只需要對手一分鐘的鬆懈就可以鎖定勝局。
  沒有詩意的足球是無法擊敗海水的。面對伊朗人如海潮般洶涌的防守,或許也只有梅西詩意的進球才可以化解。
  詩是浪漫的,詩意是需要咀嚼的,而能用足球寫詩的人一定是要有胸襟的,是敢於被交付愛與恨的人,也是能夠讓人守到最後一刻依然心存期待的人。
  現在的梅西就是這樣的人。你明知道他是在靠自己的力量輓救一支球隊的命運,但卻仍然會相信未來的明媚。因為在阿根廷這塊足球土地上,從來都不會缺少詩意的進球。  (原標題:沒有詩意如何擊敗海水)
創作者介紹

vf82vfakw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